0xD6DB
September 10th, 2022

本文基于 Checks Finance(チェックス株式会社)内部文档修改而来,原文是为新员工入职、移居日本时编写的生活指南,因此略有删改。チェックス株式会社正在招募兼职高级 App 研发工程师,如果你感兴趣这个职位,请投递简历到此邮箱 contact#checks.finance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请允许我作为チェックス株式会社的 CEO 向你道一声恭喜!我相信,前往一个陌生的国家工作对我们来说都并不是容易的事,面对工作上的挑战与截然不同的生活节奏,人们很容易在缺少好友的环境中感到迷茫,甚至迷失自我。不过,并不需要太过于担心,在此,我希望能为你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建议,帮助你尽快适应将要面对的一切变化。

作为探访过 300 多个温泉乡,游历日本全岛的资深温泉达人,我目前在日本有着 3 处不同的家,它们在长野安曇野、東京南青山与沖縄宮古島。チェックス株式会社采用结果导向的,宽松的异步工作制,我们并不要求雇员居住在某个固定的城市,因此,这篇文章将会全事无巨细地向你介绍日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便于你在探索日本生活的过程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家。

0xD6DB
May 18th, 2022

最近两周的工作集中在关于 DApp 中合约部署的思考,大部分时间,我在学习 zkRollup Layer2 的合约开发,并研究它们的网络设计特点。其中,StarkNet 设计的 Cairo 编程语言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开发富应用的 DApp,并减少一个数量级的 Gas 费用消耗。

在 StarkNet 中,所有地址均为合约地址,没有外部账户(EOA)的概念,它的钱包账户由用户签名部署的「账户合约」组成,该私钥的签名才能操作这个「账户合约」的转账。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我们知道,在以太坊主网中,EOA 与合约账户是一直以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之一,从 EIP86 草案到 EIP-2938 草案,都致力于将账户逻辑从 EOA 中抽象出来,并将其逻辑应用到智能合约所管理的账户中,以实现「智能合约钱包」。

StarkNet 的主流钱包方案 Argent X 即是一种「智能合约钱包」的实现,社区也提供了对应的 JS SDK,帮助开发者在本地或自己所部署的 DApp 中实现智能合约钱包。

如果我们把目光转向多签名合约,就会发现智能合约钱包作为服务,比作为 Inject Provider 的角色更受关注,被使用的次数也更多,其中,最流行的服务便是 Gnosis Safe*。但反过来,作为独立钱包角色的智能合约钱包,并没有受到广泛的应用,尤其在 L1/L1s 方案中,无法与传统 EOA 钱包(例如 MetaMask)相竞争。

0xD6DB
May 12th, 2022

自宣布进入创业间隔年以来,CodeforDAO(GitHub) 与 Checks Finance(@checksfinance)两个项目进入了密集而紧张的迭代周期,在合约编写,单元测试,工作流自动化,前端与客户端方面都遇到了较多问题,对此,我总结出了一些经验。当前这两个项目还有大量细节等待优化,尚未正式 landing,我认为将开发过程中的经验和总结与大家进行分享,能帮助更多工程师转向 Web3,也有助于项目的长远发展。

这篇文章将会涉及到开发一个 DApp 所涵盖的几乎所有方面内容,因此,它会非常冗长繁琐,如果你对某一方面特别感兴趣,我建议你可以通过下边这个目录直接跳去感兴趣的章节阅读。另外,这篇文章并不是 Step by Step 的代码教学范例,因此,跳跃章节阅读并不会影响体验。

本文中提到的所有项目均列在我的 GitHub Star 清单中,可以在这里统一查阅:

0xD6DB
March 29th, 2022

自从今年 1 月 9 日我在 Mirror 上宣布进入创业间隔年以来,安全度过第一季度几乎是地狱般的困难。起初,我花了一些时间适应从完全无规律的退休生活转向每日有计划的进行编码,但在 2 月,这一努力随着每日 5、6 场的融资电话会议被打乱,从 2 月 13 日到 3 月 2 日,这样的会面节奏对我个人的身体状态也产生了负面影响,我意识到自己需要更稳定的生活方式来持续贡献代码,而不是对所有知名机构投资者阐述我的宏伟计划。

魔鬼般的节奏带来了一些好处,我认识了约 30 家 VC 的投资经理,其中不少是这些机构的投资合伙人,此外,我和 OpenSea 的天使投资人张睿也有远程会面,并和 Gumi Crypto 的 CEO 国光先生在神田 WeWork 进行了现场会面,在疫情行动受控的时期,这是为数不多的难得而宝贵的交流体验。

Checks Finance 因为这样的融资节奏收获了一些 Offer,但大部分来自于机构中的个人投资者,很遗憾,我没有收到 Gumi 的进一步邀请,考虑再三,我决定搁置天使轮融资的计划,将主要精力投入到 Checks 与 CodeforDAO 这两个项目的编码中去。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所面临的交付压力已经和 1 月无法同日而语。因此,整个 3 月,我几乎保持每日稳定的编码节奏,大部分时间,我都住在安曇野,白天,会有一些外出时间,通常在傍晚时刻进入编码状态,一直工作到深夜,每隔两天,作为重设个人压力状态的有效方法,我会去附近的温泉乡泡温泉。一周中可能有一天,我会开车去白马滑雪。这样的生活方式下,项目在 3 月有了明显的进展,与此同时,我恢复了去年低碳水为主的饮食方案,这让体重减少了 5kg,能够更加专注地进行编码。

0xD6DB
January 23rd, 2022

随着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政策的普遍担忧,以纳斯达克为主的美股科技成长股与全球加密货币市场,在过去的三周内都经历了较大幅度的回落,一些分析师认为我们进入了「技术性熊市」。在我宣布将今年设为「创业间隔年」这篇文章中,我提到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周期的结束,但一些变化可能深藏在时间跨度更大的某个周期之中。

最为代表性的故事是,Web3 的故事正在进入千家万户。

与二级市场资金的清冷状况相比,人们正以异常的热情关注着 NFT 和所有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技术概念。这些变化不仅发生在北美和中国,甚至也发生在日本。

作为世界上较早接受 CEX 并制定交易所合规法律的资本主义国家之一,日本在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可以说是「起了大早,赶了晚集」。日本金融厅对 CEX 的强监管,不仅包括冷钱包,KYC,法币出入金税收政策这几个方面,甚至平台支持的加密货币交易对也受到监管,CEX 每支持一种加密货币交易对,都需要向金融厅提出特定审批流程。

0xD6DB
January 16th, 2022

This novel was original written in Chinese.

1. A wrong transaction

Jiang Hanhe slumped on his desk for a while, trying to relieve the fatigue that came from nowhere. Like countless ordinary working days, he didn't get up too early, because he lived in an old-fashioned residential house near the company, he could leisurely buy a cup of coffee, walk slowly and faithfully through the neighborhood park, and sit on the bench in front of the kindergarten for a while, which was probably the most comfortable and cozy time of his day. Sometimes he thinks that he should probably have a child, but then he thinks that he might not be able to afford to adopt a child, so maybe it would be better to get a pet for company, but he always has an inexplicable anxiety that he can't make a real choice in this and countless other small things, and he can't say where this strange energy comes from and where it disappears, as if at this moment, he has to slumped on desk for a while, trying to let this unexplained fatigue to fade away, so that he can continue this day after day boring work.

As an employee of NetShield Inc., it was Jiang's job to check if the deep learning models were working well, and if not, to modify the parameters again and rerun the models. This company is employ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specializ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multi-layer link penetration technology. Of course, Jiang is not a core developer, he knows nothing about these models; the only thing he can understand is that these models have fickle personalities and tricky effects, for which he often has to work late at night, adjusting parameters and testing the environment. As one of the lowest-level programmer in this company, Jiang needs to build compliant blockchain networks for these deep learning models, and this is one of his few privileges: to create test subnets within the authorized scope.

0xD6DB
January 8th, 2022

两年前的 2 月 14 日,恰逢情人节,我在飞书上提出了远程离职,彼时新冠疫情刚开始,还未席卷全球,亚洲只有一些零星的地区受到波及,我正在日本旅行,热海的早樱已然盛放。卸下重担后,我买了人生第一辆宾利,这台香槟色的敞篷欧陆 GT,在随后的日子里陪伴我走过了许多地方。

退休后的生活,是现实与充实的,伴随着疫情的扩大,我在退休信中提到的近十年人生规划,在某些方面成了空话,旅游业的复苏漫长而痛苦,由于面向外国人游客的旅行业务迟迟无法恢复,我暂停了株式会社山月夜的运作,专心经营自己的生活。

两年间,我和朋友游历了许多温泉,探访了小笠原群岛,体验了世界最豪华的列车四季岛,在山形合宿考取了手动挡驾照,买了手动挡 718 Spyder吉姆尼,体验了汽车露营和徒步野营,做了近视手术,考取了一级船舶驾照,在城市画报开通了专栏,甚至还规划了日本国内赛车执照和摩托车驾照的考试,后者虽然由于诸多原因没有及时付出实践,这两年的退休生活依然十分精彩。除了前年六月短暂的退休风波,我在这个陌生的岛国彻底活成了社会边缘人。

事情从去年 11 月开始发生变化。我开始意识到,除了周期投资者涌入的热钱,某种转变正在加密行业内外发生,我大约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研究各个公链方案,各种 DApp,查阅它们的技术文档和代码,作为记录,我写了一篇文章,将分布在行业内各个领域的变化总结成几个故事。

0xD6DB
January 5th, 2022

在小说「永不消逝的哈希」中,我尝试描绘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未来世界,在那个世界,我们所有人的链上地址是法定且唯一的,于出生时确定,在死亡时销毁,每个人一生的轨迹都会以交易块的形式呈现在网络中。

「永不消逝的哈希」是一系列故事的开篇,在这些故事中,我想探讨的话题是,如果本设计用于抵抗审查的系统,反而剥夺了人们抵抗审查的能力,我们的世界会发展成什么样?

几乎所有小说中出现的技术都在存在于我们的现实世界,因此,这个问题是现实而残酷的。

作为小说所设定的主要背景之一,生物识别网络(BioID Network)是一切的基础,这个被称作「主网」的区块链网络由各种授权子网组成,负责为所有公民的经济行为提供网络基础设施,包括法定加密货币的流通(ERC-20),各种身份证明(NFT),公民经济行为合约(Smart Contract)等等,植入每个公民的生物芯片(BioID)和网络接入点共同组成着验证者节点,国家为所有主网的交易支付 Gas 费用,作为代价,私自新建钱包,使用跨链桥和平行于主网的其他区块链网络被严格禁止。

0xD6DB
January 4th, 2022

1. 一次错误的转账

江寒河在办公桌上趴了一会,试图缓解不知从哪儿来的疲劳,与无数个普通的工作日一样,他起得不算早,因为住在公司附近的老式民宅,他可以悠闲的买上一杯咖啡,慢悠悠地信步穿过小区公园,在幼儿园门口的长凳坐上一会,这可能是他一天中最舒适惬意的时间。有时他觉得,自己也许应当要个孩子,但转念想到可能无法支付领养孩子的费用,或许买个宠物做伴会更好,不过,他总有一种莫名的焦虑,在这件事情上和无数细微的事情上,他感受到自己无法做出真正的选择,也说不上这股奇怪的劲头从何而来,又在何处消失,就好像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在冰冷的办公桌上趴那么一会,试图让这没来由的疲倦好自为之地走开,这样他就能继续这日复一日枯燥的工作。

作为网盾网络的雇员,寒河的工作是检查深度学习模型是否工作顺利,如果没有,就得再次修改参数重跑模型。这家公司受雇于政府,专门做多层链路穿透技术的研发,当然,寒河并不是核心研发人员,所以他对这些模型一无所知,他唯一能够理解的,是这些模型有着变幻莫测的性格和诡谲难辨的效果,为此,他不得不常在深夜加班,调整参数和测试环境。作为这家公司最底层的技术人员之一,寒河需要为这些深度学习模式建立符合要求的区块链网络,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特权之一:在授权的范围内创建测试子网。

「要不要来点咖啡?已为您寻找到了一家新开业的咖啡店,就在公司不远处」江寒河试图撑起疲惫的眼皮,环顾四周,也没看到半个人影。他无奈地敲击键盘,试图关闭来自辅助工作系统的提醒,但这并不起作用。如果只是辅助系统的插件,还没那么麻烦,他想,这些烦人的 AI 恐怕是部署在生物识别网络上(BioID Network)的动态程序,据说最近公司内部有个项目组正在开发类似的软件,自己的生物芯片地址或许正好被灰度发布纳入了测试名单,这意味着他无法关闭这个推送。

0xD6DB
December 27th, 2021

如果你想听一听关于我的故事,我会很愿意用柴禾生一堆篝火,最好是夏季尚未来临时,空气中仍然飘散着丝丝凉意,时间最好是傍晚,这时黄昏的霞光正装饰着远峰的山脊,我们坐在湖边,远处有一些孩子嬉闹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可能来自湖的对岸,那里有一片广阔的黑色沙滩,几处帐篷旁的灯火悠悠晃晃,微凉的夜晚如期而至。

网络上有各种关于我的故事,这里一个版本,那里一个版本,无外乎是一些相似的事情组合而成,关于选择,幸运和财富。但如果让我来说一个版本,我想从更遥远的某一天开始,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关于一个内向的小男孩试图改变自己,却又固执地选择了与代码相伴的人生。在没有选择而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代,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关于逃避的故事,它冗长,无奈而略带悲情,与我们当下所发生的剧烈变化相比,既无趣又无足轻重,它又是私人的,情绪化与莽撞的。

十三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开始学习写代码,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 Web,与很多人一样,我们曾对未知的事物抱有强烈的好奇心,但并不能预知未来,也就是十三年后的当下,这些技术能在多大程度改变我们的社会。人们经常把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当做程序员自嘲的范本,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理想化的目标不太可能成为现实,但我的想法会有一些不同,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将世界变得更好,但是在某些周期的开始,We can make a difference.

在我的十几年的程序员人生中,我能感受到一些事情的发生,并意识到这些事情可能带来的重要性远超我的想象。这些时刻是美妙的。譬如 iPhone,社交网络,基于深度学习的推荐系统等等,这些时刻有时是微小的火花,乍看似乎只是对现有技术的整合,但在这些技术的背后,都酝酿着庞大而与众不同的故事。

0xD6DB
December 14th, 2021

2014 年春,我在一些变故后决定北上,参与振宇位于苏州街的创业公司,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走进中关村,正如你们现在所看到的一样,七年前的中关村并没有什么不同,从海淀黄庄地铁站走到苏州街的一小段路上,会经过 e 世界大楼,微软北京,朔黄大厦,最后是海淀图书城,在那时,海淀图书城外聚集着诸多快递员和小贩,每日分拣清点通过网络书店卖出的图书,在这一番忙碌的景象之外,车库咖啡吸引着越来越多本不属于北京的年轻人,他们居无定所,每晚花12元人民币在车库咖啡过夜,这笔费用包括一杯饮料和从天花板上拉下的插座,每一个插座都满满当当地插着各种各样的充电器,通常是一台电脑和几台手机。

对程序员来说,那是一个梦幻般的时代。只要你会写代码,你就拥有了在那个时代构筑一些从来不存在的产品的能力,所有的产品仿佛都拥有一种确定性的未来,我们知道中国还有至少一半的用户没有连接互联网,而廉价的安卓手机将是他们踏上这一未知旅途的三等舱船票,那时一个极具创意的泡沫时代。

夏季来临时,我和朋友在海淀图书城外的大街上吃烧烤,我们通常工作到凌晨三点,夜晚的人流撑起了几个流动摊位,即使北方寒冷的冬天来临,这些小贩也会坚守着出摊到凌晨五点,等待最后一批下班的工程师,为他们提供足够的能量。这种不健康的工作方式持续了几乎一年,我们在苏州街的大河庄苑小区租住了一处两室一厅民房,透过客厅的窗户,就是小区的幼儿园,从那年春天到冬季,我的寝室就是位于办公桌下方的一处床垫,我仍然记得我在中关村的沃尔玛超市购入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彻底打扫了一番浴室之后,这里就成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家。

那是我作为程序员的人生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我们依照硅谷的工作方式协作,没有人确定上下班时间,自我驱动,能够在短时间内尝试各种目标,周末时,我们会去参加在海淀各处举办的黑客马拉松,认识新朋友并与他们交换创意和想法,很长的时间之内,我们公司只有3-5个雇员,其中一些人还是以在校实习生的身份参与,但这不妨碍我们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情,很难说这些事情哪些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这些事情导向了一个美好的结果,在2014年的12月,我从振宇那里得知我们被今日头条收购,我们无法设想这家公司未来的走向,但这些都成为了那段美好时光的后话。